分享
中国式文艺复兴

一个人事业发展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的胸怀和他的精神世界。在和平时期一个国家的发展取决于整个国民的意识形态。如果一个人只具有小市民的思想,那么他很容易形成目光短浅、小富即安的情况。而中国在战争的废墟上经过短短的30年的发展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除了国内体制的改革和对为开放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整个民众强烈的致富欲望。现在的中国已经解决了温饱的问题,有很大一部人在经济上走在前面,已经达到小康和富裕的程度。在这样的情况下很容易造成排在后面的人会产生自卑感、失落感、失去奋斗的信心,走在前面的原先的奋斗目标实现了有房有车有钱了,容易产生满足感,失去了新的发展方向,徘徊不前。


这个现象体现在国家经济层面上就是经济调整、下滑。这就需要有一个新的东西把大家再重新凝聚起来,继续往前走。我们知道人的需求依次是生理需求(衣、食、住、行)、安全需求(社会保障、公共安全、医疗保障)、社交需求(归属意识、友谊、爱情)、尊重需求(自尊、认可、地位)和自我实现需求五类。


十六大提出的本世纪头二十年全面实现小康社会的奋斗目标。中国得经济规模已经是世界第二,但是文化创意教育的软实力还很靠后。Monocle杂志公布2012年度“国家软实力排行榜”,指的是通过外交、文化、教育、体育等领域的实力让大家自发形成共识的能力。前十依次是英国、美国、德国、法国、瑞典、日本、丹麦、瑞士、澳洲、加拿大。中国排在22位。


现在大家都在讲中国未来的发展动力在哪里,说改革、转型、夸大内需。也许中国现在的表面的问题是经济的下滑实际上是国民思想的彷徨,70后已经发出我这样拼命的干到底为了什么这样的疑问, 40、50、60的这代在改革开放中以实干创造价值的一代人正在老去。80、90后再优越的环境中成长的一代人缺少担当意识和吃苦精神。中国要成为真正的强国,首先要来一场中国式的文艺复兴来重塑我们的思想、重塑我们的信仰。试想我们过去整个社会的价值取向是向钱看,如果说现在老百姓觉得他们条件好了,不愿在辛苦的干活了,社会的价值靠谁来创造。


最近在北京看到路边一块牌子上面写着北京精神:爱国、创新、包容、厚德;在收音机里听到浙江价值观:务实、守信、崇学、向善。我的感觉是现阶段国家需要这样的精神,民众需要这样的价值引导。


我们这样的小老百姓能够体会的现象国家顶层的有识之士应该也早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精神萎靡了,崩溃了,再多的物质也没有用。前段时间实话实说的主持人催永元说现在的工资比过去高很多,但是却没有了过去的幸福感,我想很多人应该会有同感,有媒体评论说是通货膨胀厉害,现在钱不值钱了,是这样吗?我们按购买力来说我们拥有的钱从单位上来说是不比过去,过去5分钱买块糖,现在是5毛钱买块糖是10倍之差,可那时我们口袋里有1万块就是万元户,就是有钱人,按照1万的10倍是10万,2011年全国人均GDP为5400美元,浙江人均GDP已经超过9000美元,我们现在口袋里有十万的家庭已经是比较普遍现象,生活质量确实比过去提高很多,但没有感觉比以前更有幸福。有不少文艺界明星得了抑郁症,有的甚至自杀,应该说他们的物质世界比一般人要丰足得多,但是他们的精神世界出了问题。我们过去一直强调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有意无意中弱化了精神文化建设,应该用物质和精神两条腿走路的时候了,文化创意产业被列为国家支柱产业应该是个转折点,是一个信号。